足迹

第67章 百年好合(四)(1/2)

两个月后。

到了年底,祁娟的工作变得尤为繁忙,各种总结、年会,折腾得人筋疲力尽。温平最近也很忙碌,他的导师在欧洲开个人画展请他过去,这一走又是半个多月。

回来的时间正好定在圣诞节这天,中午12点到机场,时间太赶祁娟也没去接。

快到下班时间,同事突然开玩笑道:“祁大律师,你家保镖又来给你护航了。”

祁娟扭头看了眼窗外,果然在楼下发现了那辆熟悉的车子,回头朝同事笑了笑,便迅速收拾好文件转身下楼。

见祁娟下来,温平很绅士地替她打开车门,弯腰弓身,“祁律师请。”

祁娟瞪了他一眼,自顾自上车系好安全带。温平这才微笑着转身坐回驾驶座,关上车门,拉住祁娟的手就吻了过来。

“唔……别……被人看见……”祁娟红了脸使劲推他,可这厚脸皮就跟牛皮糖一样,根本推不开。祁娟无奈,只好放任他吻了个够。

结束亲吻之后,温平才贴着她的唇,低声问道:“想我了吗?”

祁娟平静地说:“没。”

“……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这几天快忙疯了,哪有空想你。行了,别肉麻了,快点开车。”

“……好吧。”温平无奈地坐回驾驶座,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圣诞礼物。”

祁娟打开,看到一条很漂亮的项链,“从国外带的?”

温平说:“不是,在国内买的,很早之前就买了,一直没机会送你,这不正好圣诞节吗,顺便拿出来充当礼物了。”

“……你还真是实在啊,就不能说是特意从欧洲给我带的吗?反正我又不知道。”

温平微微笑了笑,“骗你做什么。”

见祁娟在研究那条项链,温平便伸手拿起项链,说:“来,我给你戴上。”

“嗯。”祁娟配合地低下头。

温平把项链仔细给她戴好,看着她胸前发光的坠子,满意地点点头说:“我的眼光果然没错,你戴这条项链很漂亮。”

祁娟从包里拿出镜子照了照,也觉得挺漂亮,不禁微笑着道:“谢谢。”

温平打趣道:“光说可不行,谢谢应该要用实际行动表示吧?以身相许我不介意的。”

祁娟翻了翻白眼,从包里拿出个盒子塞给他,“给你,圣诞礼物。”

温平打开盒子,居然也看到了一条项链,款式简单大方,是适合男士戴的。

没办法,有时候心有灵犀也很无奈。

“你怎么也送项链,送项链多没创意?”

“……你送我项链就是眼光高,我送你项链就是没创意,对吗?温、老、师?”

“我错了……”温平赶忙举手投降,“祁律师那么忙,居然没忘记给我准备礼物,我真的很感动。当然,你要是亲自给我戴上,再附送一个吻,我就更感动了。”

“自己戴去。”

“……”温平装出一脸的委屈,被祁娟坦然无视。

突然有人敲响了车窗,祁娟疑惑地摇下窗户,就见门口的保安站在面前,笑眯眯地说:“不好意思啊,祁律师,公司规定车辆在门口停留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你们已经在这儿停了十五分钟了。”

“好的,我马上开走。”温平微笑着发动了车子。

“……”祁娟恨不得捏死他,顺便钻到地缝里。两人刚才在车里接吻亲热的场面……不会全被看见了吧?天呐,以后她上班看见门口的保安岂不是尴尬死了。

温平把车子开向通往郊区的高速,祁娟有些疑惑,问道:“这是去哪儿?”

“去我家吃饭,我妈想见见你。”

“……怎么不提前跟我说?”

“我也是刚收到的消息,我妈今天才回来,叫我带你回家吃饭,一起过圣诞节。你不介意吧?之前见过她了,她挺喜欢你的。”

“哦……这倒是不介意。只是我没给她准备礼物……”

“不用什么礼物。我妈是直脾气,你送的东西她不喜欢的话她会直接丢箱底的。她想要的最好的礼物就是早点抱个孙子,要不……你考虑一下?”

“……温平!”祁娟一拳揍了过去,跟温平的肚子亲密接触。

温平夸张地按住肚子:“祁律师,我要告你家暴!”

“……”

认识久了才发现,这家伙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老实忠厚(其实他从来没“老实”过吧),虽然偶尔的认真和温柔,会让她特别感动,可两人熟了以后,他这厚脸皮的调戏模式,经常把祁娟气得想杀人。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栋超级大的独立别墅面前。

祁娟跟温平一起走进了家里,温妈妈早就等在那里,家里开着暖气很是暖和,客厅里还摆着一棵巨大的圣诞树。

“阿姨。”祁娟主动上前问好。

“小娟来了,快过来,外面很冷吧?”

“还好。”

“来,到客厅坐。好久没见怎么又瘦了,是最近忙的吧?”

祁娟忙笑了笑说:“最近工作是比较忙。”

温妈妈拉着祁娟的手到客厅里坐下,打开电视看了起来,“温平,快去做饭吧,别把女朋友饿坏了。材料我都让吴阿姨提前备好了,你负责炒菜。”

“……”

“怎么,不乐意?不是一直自夸厨艺堪比五星级酒店吗?还不去露两手。”

温平无奈地耸耸肩,“好好好,我这就去。”

祁娟忙说:“我来帮你吧,你刚下飞机……”

温妈妈忙拉住她,“帮什么帮,菜都洗好切好了,他一个人搞得定。”

温平微微笑了笑,走过来轻轻握住祁娟的手,低声说:“没事的,我在飞机上睡够了,你陪我妈妈多聊一会儿。”

祁娟点了点头:“那好,忙不过来就叫我。”

“知道。”温平转身去了厨房。

温妈妈这才微笑着说:“小娟要不要喝咖啡?”

“啊,不用。”

“别客气,到这里就跟到自己家一样。”温妈妈比上次更加亲切了,看着祁娟简直是看儿媳妇的眼神,“我当年一直想生个女儿,名字都想好了,叫温苹,苹果的苹,没想到生出来的却是个儿子。”

原来温平的名字是这样得来的,温家的苹果,祁娟想想也觉得挺好玩。

两人正聊着,门突然开了,进屋的男人带进来一股冷冷的气流。

他穿着黑色大衣,身材高大,锐利的目光朝客厅扫了一眼,接着又转过头去,自顾自地换上拖鞋,把大衣随手挂在旁边的衣架上,这才往客厅走来。

温妈妈赶忙说道:“世杰,过来认识一下,你弟弟的女朋友祁娟。”接着又朝祁娟介绍道,“这是我大儿子,温世杰,圈里人很少知道他中文名,都叫他Derek。”

“……”

“……”

两人目光相对,一时无话。

片刻之后,祁娟硬着头皮站起来,伸出手礼貌地微笑道:“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