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10章(1/2)

乌云蔽月,夜空一片漆黑,两个身影伏在窗边,与夜色化为一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窗边有人。

过了一会,其中一个身影手一翻,翻出一支手指长的麻花钻,在窗户纸上打旋,旋出一个小孔,又迅疾藏起麻花钻,微微俯头,张目往孔内看去,偷窥玄飞子房中的情况。

风一拂,乌云散开,月色轻洒,映在窗边两个人身上,却可以分辨出来,一个是玄微子,一个人玄清子。

玄微子偷窥了片刻,很是感叹,二师兄平素多正经,不想半夜这样勾引宫女姐姐,真是没有节操!

玄清子看不见情景,有些着急,伸手扯了扯玄微子的衣袖,示意让他也看看。

玄微子马上让开,把小孔让给玄清子。

玄清子看了一会,有些代玄飞子着急:二师兄啊,人家宫女姐姐俏脸都红成这样了,分明动情,你就赶紧抱了,双修去嘛,别光是说话呀!

一会儿,又换成玄微子去偷窥,玄微子认出宫女姐姐是任太后殿中的怀雁,不由暗竖拇指:二师兄有眼光啊,这阵子看来看去,也就这个宫女姐姐最有气质了。

房中,怀雁已是回过神来,努力站稳身子,冲玄飞子道:“玄飞子道长,太后请你过去说话呢!”

玄飞子鼻子灵,适才在御书房中嗅得勾魂花香味时,深吸了几口,想分辨是什么香,结果他中的迷香不算少,能保持到现在还规矩着,实在难得了,只是这会怀雁冲他扬声说话,女子的口脂香扑鼻而来,他瞬间又有些迷失,左右手一起伸到案台前,捧起那本书。

怀雁反手撑在案台前,玄飞子左手在怀雁右腋下伸过去,右手在她左腋下伸过去,捧起书的同时,就几乎把怀雁抱了一个满怀。

怀雁猫儿一样惊“喵”一声,向后仰身子,想避开玄飞子,可是玄飞子双手交握捧着书,她这么一仰,却是压在玄飞子手里的书,玄飞子被她一带,向前一扑,就把怀雁扑在案台上了,两人呼吸相闻,眼眸迷离,互相凝视,都在心内喊:发生什么事了?我这是被人下迷香了么?

玄飞子俯头,轻轻道:“姐姐,你念念经书,看看能不能……”

怀雁忙念道:“□□,空既是色……”

玄微子听到念经声,在窗外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玄飞子听到笑声,一下恢复了一半理智,松开怀雁,喝道:“谁?”说着已是冲出门外,去追杀笑他的人。

玄微子和玄清子见势不妙,落荒而逃。

玄飞子穿着夜行衣在后追赶,一边喝道:“往哪里跑?”

“快找大师兄救命!”玄微子朝玄清子吼一声,两人拐过一处宫殿,往明和殿的方向跑去,途中为了不被玄飞子追上,还绕了好几圈。

这个时候,明和殿中,却是春.色一片。

丹女看着陈水荷湿了身,现出玲珑曲线,便伸手去抓她的手臂,摇着道:“荷花,脱了衣裳,一起洗嘛!”

陈水荷尴尬万分,奋力想挣脱自己的手,低声道:“贵妃娘娘,你放开我,我帮您擦背。”

“不,放开了你就会跑!”丹女身中勾魂花香毒,力气特别大,这会用力拉陈水荷,把她拉得俯下身子,左手突然就捧了水,用力泼进陈水荷胸口,随之探手进陈水荷领口内,一把握住她的丰盈处,大力揉搓起来,“啧啧”道:“好大!”

“救命!”陈水荷不由尖叫起来。

“不许叫,要是叫了,我就要亲你啦!”丹女这会意.淫自己是肉文里面的表哥,正调戏表妹中,心头愉快无比。

陈水荷也识相,马上止了喊声,心内泣血:贵妃娘娘原来是一个变态的!

玄阳子进了殿,就听得水声簌簌,夹着丹女的笑声,却不闻陈水荷的声音,不由奇怪,一时重重“咳”了一声。

陈水荷听得玄阳子的声音,这才哭叫出来,喊道:“皇上!”

玄阳子一听这声音,分明不对劲,待要抬步进屏风后,又忍住了,问道:“怎么回事?”

陈水荷咬着牙,告状道:“贵妃娘娘……”底下的话,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玄阳子俊脸赤红,脚步虚浮,心肝燥热,勾魂花的花毒正严重发作中,听得陈水荷这么欲言又止,他一时控制不住,跨步就进了屏风后。

触眼所见,真是惊心啊!只见丹女泡在浴桶中,胸前两团雪白晃动着,她却一手拉着陈水荷,一手探手进陈水荷领内,使劲搓揉着,一边发出嗯哼声,好像被揉的,是她自己一样。

“淫僧,放开她!”玄阳子虽中花毒,毕竟清修十五年,还有一丝理智在,只对着丹女大喝一声。

丹女一惊,手一松,整个人沉入水中,水面上冒出许多水泡。

趁这个机会,陈水荷已是慌不择路,飞奔出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