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21章(1/2)

丹女一进殿,见殿中坐着一位年约三十五六的中年道人,便知道这个是玄阳子等人的师父清虚道长了,未待她上前行礼,却听得对方一口断定,说她不是拈花僧,一时又惊又喜,惊者,她不是玄阳子等人嘴里的拈花僧,哪她是谁?喜者,她不是拈花僧,就不用背负拈花僧所做下的罪恶事了。

玄阳子听得清虚道长的话,却是失声道:“不可能。当时二师弟和三师弟捉了拈花僧前来,我押他进丹房中,丹炉爆炸前,是我亲手把他抱出丹房外的,那么一会儿功夫,实在不可能被人调包。”

清虚道长道:“世间一切事,皆有可能。你若认为一个人有可能男变女,那么,我也认为,她有可能被调包。”

玄阳子思索清虚道长的话,隔一会点头道:“师父说的有道理。相较于男变女这么神奇的事,极短时间内,拈花僧被调包,更具可能性。”

这个时候,玄景子插嘴道:“那么,她是谁呢?”

丹女这才注意到玄景子的存在。

玄景子今年十六岁,眉稍浓,眼睛极活泛,柔美中带点飒爽,虽不是算绝色美人,却另具韵味。

丹女悄悄拿玄景子和玄阳子作比较,心下也承认,这两人站一起,倒是登对。一时心中就酸溜溜的,好呀,漂亮师妹来了,老道就只记得师妹,不记得我了。

玄阳子听得玄景子询问,也不错眼看着丹女,似乎第一天认识她,心下只念叨:她不是拈花僧,那么,她是谁?

玄随子代丹女答道:“丹女当时在三清观外醒来,就失忆了,至今想不起前事,当然也记不起自己是谁。”

清虚道长点点头,招手道:“丹女过来!”

丹女忙走到清虚道长跟前,轻轻福了福道:“见过真人!”

清虚道长细看丹女的眉眼,又示意丹女伸出手,他探手指给丹女把了把脉,一边道:“血气稍虚,别的倒没大碍。这阵子我帮你针炙,看能不能让你恢复记忆。”

丹女大喜,忙忙道谢。

一时他们师兄妹说话斜旧,丹女听了半晌,也插不上嘴,便识趣告退了。

回到明和殿,丹女略有些悻悻然,玄阳子之前留着她,是因为要等她恢复记忆,好追问他师父和师妹的下落,如今师父和师妹回来了,玄阳子还会留着她么?

红莲见丹女发呆了好半天,不由略担心,轻声问道:“贵妃娘娘怎么啦?”

丹女回过神来,低声道:“我怕皇上不要我了。”

“怎么会?”红莲愣一下,婉转道:“皇上对贵妃娘娘可上心了,白天上殿就带着贵妃娘娘一起上,傍晚批折子又带着贵妃娘娘一起去御书房,片刻不能离的样子,哪儿会不要贵妃娘娘?”

“你不懂!”丹女幽幽道:“他是怕我单独一个人,会惹出什么祸端,这才把我拘在身边的。”

红莲不肯同意丹女的话,嘀咕道:“若不是喜欢看到你,怎么肯把你带在身边呀?真怕你惹祸,只须叫人紧紧盯实你就行了,何必亲自盯着?”

丹女待要反驳,回心一想,又觉得有那么几分道理,不由自语道:“真是这样么?”

那一头,玄景子待丹女一走,却是朝玄阳子道:“大师兄,丹女挺漂亮啊!”

玄阳子与有荣焉,忍不住道:“何止漂亮,还聪慧机智呢!”

“哦!”玄景子极少见玄阳子夸人的,这么一听,不由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带笑道:“怎么聪慧机智法?”

“小师弟,你来说!”玄阳子想吹嘘一下丹女是如何美貌和智慧并存,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夸自己老婆,有些肉麻,少不得借玄随子的嘴巴来夸了。

玄随子不负玄阳子的期望,加油添醋,把丹女如何设局太原王和焦老爷的事,并那回上殿智斗金国第一勇士阿打的事,一一细说。

清虚道长和玄景子听完,倒是真个惊奇了,听着,丹女确实是聪慧机智了。

葵扇不甘落后,补充了丹女如何卖大白菜赚钱的事,笑嘻嘻道:“师父,师姐,您们是不知道,丹女真是舌绽莲花的,经她一说,那些大白菜特别好卖,买的人也是喜滋滋的。”

清虚道长听完,掂须道:“虽不知道她来历,但既然这么漂亮聪慧机智,总归不是普通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