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30章(1/2)

成真皇帝被掳期间,虽受了折磨,但他回来这些时候,老臣们一如以往的敬重和拥护,又让他渐渐恢复了信心,认为自己才是真命天子,之前种种,不过上天给他的考验,现下他熬过来了,这天下,就依然是他的。

一个坐拥天下的皇帝,送一个女人夜明珠,许诺了皇后之位,又深夜来幽会,柔情款款,不信这个女子不动心?

成真皇帝袖角轻轻扇动,压着嗓子低喃,自己都被自己的柔情感动了。

这刻,蹲在床后的玄阳子再也无法忍受,一跃而起,冲了出去,未待成真皇帝反应过来,他已是一拳挥出,狠狠砸在成真皇帝后脑勺上,同时飞起一脚,看着成真皇帝“轰”一声倒在地下,昏了过去,他方才停了手。

丹女贴在床柱上,看着玄阳子猛然出手,脱口道:“老道,你真威武!”

玄阳子用脚一勾,把成真皇帝勾得翻个身,再一踏,踏到一边去,这才上前,双手一圈,把丹女圈到怀中,俯头看她。

丹女勇敢的和玄阳子对视着。

玄阳子终是开口道:“他送了你什么东西?”

丹女也不瞒着,把陈水荷找自己的事简略说了。

玄阳子听得成真皇帝不单送丹女夜明珠,还许诺皇后之位,脸色不由变了变,问道:“哪你有什么想法?”

丹女捏着衣角道:“老道,你觉得,我能有什么想法呢?”

“也是,放着我这样英明神武的夫君不要,去要成真皇帝,除非你瞎了眼。”玄阳子自夸一句,清咳一声道:“夜明珠嘛,以后会有的,皇后位置嘛,当然也是你的。”

丹女道:“我喜欢的,又不是夜明珠和皇后之位。”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我这个人。”玄阳子厚着脸皮再夸自己一句,心道:本想忍着,待大局定了,好好封了她为皇后,那时再行大礼,可看现下……,不,不能等了,现下就得让她明白,我才是她唯一的男人。

丹女被玄阳子圈在怀中这么会儿,本要推开他,没料到才动了动,身子却一软,软倒在玄阳子怀中。

玄阳子顺势搂着她,轻轻道:“成真皇帝袖角,染了*香,你已嗅得一丝半缕,若不用解药,后果堪忧。”嗯,其实吧,泡个冷水澡,喝几杯冷茶也就解毒了。但我可不会这样跟你说。

丹女听得玄阳子的话,果然感觉浑身燥热,极是难耐,不由扭了扭,呢喃道:“解药在哪儿?”

“我便是解药!”玄阳子嘴唇抵到丹女耳边,轻轻吹气,鼻音浓浓,“你若不用解药,便会七孔流血而亡。”

丹女双手攀在玄阳子脖子上,以防自己滑到地下,语音颤颤,“你会救我么?”

“当然!”玄阳子俯头,吮住了丹女的唇。

两人天雷勾动地火,热烈异常。

稍迟,床帐微摇,有呻.吟声呢喃声在帐内传出来。

天渐亮时,玄阳子才帮丹女盖好被子,他自己穿好衣裳,俯在丹女耳边道:“是不是浑身酸痛,筋骨像要散开一样?”

丹女不由自主点头。被你折腾这么多次,能不酸痛么?

玄阳子亲了亲丹女的额角,低低道:“你中的毒还没全解,导致全身酸痛,接下来,每晚都得用一次解药,三五个月后,才能完全解毒。”

“这种毒厉害成这样?”丹女半信半疑。

玄阳子表情严肃,“解药一点副作用也没有,你每晚用一次又何防?”

说的,好像,好像也有道理!丹女俏脸一片红霞,“每晚用一次?”

玄阳子很认真道:“每晚用两次三次也行的。”

“呃!”丹女拉起被子盖住脸,不忍直视玄阳子。

玄阳子拉开丹女的被子,笑道:“别盖住脸,小心喘不过气来。”

丹女想起地下的成真皇帝,低呼一声道:“他昏倒在这儿,可怎么处理?”

玄阳子这才伸手道:“拿来!”

“什么?”丹女有些愣神。

“夜明珠。”玄阳子看着丹女道。

丹女闻言,忙探手到枕头下,把那个小锦盒拿了出来,交在玄阳子手中。

玄阳子揭开一看,又看丹女一眼道:“你要是喜欢这个,我以后弄一颗来送给你。”

丹女低笑一声道:“不过会发光的珠子,不当吃不当穿,看着好玩而已,也不是特别喜欢啦!对了,你以后能弄到,多弄几颗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