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十七章 做春梦了(1/2)

p 夕暮色很难得的没有到嗜血所在的空间,而是做梦了。

夕暮色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梦了。

她大多数时间要么在嗜血所在的空间,要么,就是失眠。

她梦到了自己在大学里,金亚求她原谅,还说一大段甜言蜜语。夕暮色不得不承认,他的一大段甜言蜜语就把她收服了。

他们乘着公交车去了一处公园,在公交车上,她很幸福地把头靠在金亚的肩膀上,到了公园,金亚在森林里和她接吻(某桃:这里是真的),后来……她就醒了。

醒来自己正躺在金亚的怀里。

她很不争气地脸红了。

“唔……”夕暮色红着脸瞪着金亚,一下子挣脱出他的怀抱。

金亚觉得莫名其妙,看着夕暮色。

夕暮色又想起了自己的梦,大窘,抓起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金亚掀开被子,把夕暮色拎起来,说:“起来,这样对宝宝不好!”

“什么宝宝?没有宝宝!”夕暮色警惕地捂住肚子。

金亚指指夕暮色七个月的肚子:“你确定?”

夕暮色僵硬地动动脖子,手缓缓地扶上肚子,嘴角微微挑起,眼中闪烁着母性的光辉。

金亚看得痴了。忽然,夕暮色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来,打破了刚刚优雅,恬静的气质。

夕暮色吃力地下了床,狠狠地瞪着金亚,说:“你到底想干吗?我已经彻底远离你的生活了。那你也别老来打扰我的生活,我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一个叫金亚的人了!”

金亚抓住夕暮色的肩膀,冷冷地说:“可以,我可以离开,不过……”金亚靠近夕暮色的身子,一只手抓住夕暮色的下巴,另一只手往下滑去,摸上夕暮色的肚子,邪笑说:“这里可有我的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