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林凤娇还在那条破旧的胡同中奔跑,至于一些追赶的混混,则是占着地形的熟悉也是紧追在林凤娇身后。

“老大,我去前面堵他,我们前后夹击!”

此时跟在夜壶后面的一位小弟说道。

“那还不快去,还等着我请你啊!烂街仔。”

夜壶这位老大听见小弟的话音,当即就骂道,他这会也是气急败坏了,手下办个事都办不好!真丢自己的脸,出去也不好说是自己小弟。

“谔谔!我这就去。”说完,说话的这位小弟就往一边另一条拐道中跑去。

“你们还楞着干嘛!跟着他走啊!一群烂街仔,整天有吃有喝的,关键时刻不顶用啊!”

夜壶这位老大看见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弟傻乎乎的跟在自己身后,大声说道。

其中有些自觉的则是已经在周围破烂胡同附近搜查起来。

夜壶这位老大看见颇有眼色的的小弟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以及赞赏。

“等回去看看是哪个堂口的,准备培养成为他的嫡系,毕竟这年头混混也得有眼色才能混的更好。”

林凤娇此时因为周围已经没有后路,周围也是破烂的胡同。

不熟悉地形的她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难道自己真的要被抓住了,再也见不到文东了吗?

看了左右两边,还可以听到抓自己的一群黑社会的呼喊声,林凤娇更是感到绝望了。

此时却要说起荣少一行人起来。

“刘伯,你帮我查查一个姓谢名文东的人,我倒要看看那这小小的东湾港竟然出现了这么出人意料的小家伙。”

对于自己的地位的自信以及背景的深厚,荣少当然是自称谢文东为小家伙,更何况也才小小几十万身家的谢文东怎么跟他比。

“好的,少爷,不过老爷说等你回去了,就要你到他那里去,有什么事情要说。”

“我知道了,去吧。”

荣少此时淡定点点头,然后一挥手,让刘伯忙自己吩咐的事情去了。

“真是搞不懂老头子,自己家都这样怎么满脑子的联姻思想,搞得自己最近很是焦心,不然也不会自己这几天出入在这些地方散心了。”

至于为什么出入这些地方,作者君只能表示有钱人的恶趣味普通人怎能知道。

看了眼眼前破旧的外表的粉饰下又是多少利益的交结,也正是这些地方人性的丑恶才会如此显眼。

带着这些感慨以及不屑的目光,荣少这才走到路边停放的越野豪车边。

也只有这种地方才会允许自己可以尽情体会那种男人的激情四射。

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做事,对于这些富家子弟飙车党来说,车技什么都是靠着血淋淋的事情中练起来的。

如今的驾照考试自然有,自从机动车诞生到发展,自然也有所谓的驾驶照这回事,只不过目前驾校的考试大部分都是理论,为什么如此,还不是大部分驾校车没那么多,香江也太小。

所以目前的香江所谓驾校练习车子还是拿一个桌子,旁边放上一个吸把,最后自行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