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九百九十一章 名留青史(1/2)

“启禀陛下,新的军功爵制主要内容有二,其一,凡立有军功者,不问出身门第、各以率受上爵,获爵者,在地方有相应的食邑、土地、宅院、仆役和其他奖赏!”夏平安沉声回答道。

“不错,理当如此!”秦孝公听着,点了点头,“那第二呢?”

“其二,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

随着夏平安这句话一说出来,秦孝公都忍不住微微嘶了一声,面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夏平安心中也暗暗叹息一声,为什么在秦孝公去世之后商鞅立刻会被处死,只看他制订的军功爵政策就知道了,这军功爵的第一条还好说,而这军功爵的第二条,一下子就砸了秦国所有权二代的饭碗,之前所有的宗室贵族子弟从生下来就有世袭的特权,就有高官厚禄和爵位封邑,一出生就赢在了起跑线,吃香喝辣,而商鞅制订的军功爵制一出来,这些二代们如果不上战场拼命杀敌,就没有爵位封邑,只是这一天,商鞅就要被秦国的宗室贵族们恨之入骨。

历史书上说到商鞅变法触动了秦国贵族阶层的利益,轻飘飘的一句话,而实际上,这所谓的触动,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宗室贵族家庭要面临血淋淋的生离死别和人头滚滚,这背后的反噬,又岂是商鞅一个人能扛得住的。

“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秦孝公轻声自语,以手扶额,稍微犹豫了一下,问夏平安,“非要如此么,这会不会过于严苛了?”

“陛下,非如此,军功爵难以推行,这一条,其实是新的军功爵制的基础,我大秦各郡各县的土地、食邑、宅院,人口都是有限的,如果任由那些对国家无寸功者占据着这些东西,那么立功者以何封赏?就算陛下心软,但长此以往,国家又岂堪重负,哪里还有余力开疆拓土?”夏平安沉声回答道。

秦孝公不说话了,这个道理很简单,秦孝公不是不明白,只是,此策想要推行,只怕引起的反弹会很大。

秦孝公沉思片刻,缓缓点了点头,“这军功爵具体如何,你且说下去!”

“新的军功爵定爵二十级,爵位从低到高,分别为公士,上造,簪鸟,不更,大夫,官大夫,公大夫,公乘,五大夫,左庶长,右庶长,左更,中更,右更,少上造,大上造,驷车,大庶长,关内候,彻候,其中一、二级是士卒爵位,三级以上是军吏爵位,九级以上是将军爵位,十九、二十级就是侯爵了。”

“秦国的士兵只要斩获敌人‘甲士’一个首级,就可以授予一级爵位公士、同时获田一顷、宅院一处和仆人一名,岁俸50石,此爵只比民高一等,仍需服役!斩杀敌人越多,授予爵位越高,相应赐予的土地,田宅,人口也就越多,只要杀敌两人,父母是囚犯的可以释放,妻子为奴隶的可以转为平民……”

夏平安一边给秦孝公解释着军功爵制度,一边自己都在暗暗叹息,这套制度,要是放到后世,参军之人在战场上杀敌一个,就给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每年给1500公斤的特供大米,一个国家请的终身保姆或者相应的雇佣费用,去世后的墓地都按规格安排好,想要当兵的年轻人能挤爆部队的大门,哪里需要担忧兵源。商鞅设计出的这套军功爵制度,可谓是后世“打怪升级”这一套玩法的祖宗,差不多是这个时代秦国普通人的“人生晋级指南”,哪怕过了几千年来看,这套制度依然有其独特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