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一百五十九·定计(1/2)

魏德胜被她说的哑口无言,一路上看到无数自己的人被打或是被杀,饶是他一直见惯了死人的人,也不由心里发寒----这也配是个女人!怎么会有这样心思冷硬的女人?!

他双手被反剪,苏邀对这位云南总兵,一地霸主没什么敬畏的意思,她手底下的人自然也都是会看眼色的,见魏德胜磨磨蹭蹭的,何坚便在他身后重重推了一把,阮小九见魏德胜对何坚怒目而视,便冷笑道:“干什么?难不成魏大人还想动手不成?”

现在哪里还有魏德胜说话的地方?

他只好抿抿唇,面色冷硬的被推搡着上了他们早已经准备好了的马车。

马车一行缓缓地到了初家,此时天已经完全亮了,初永诚等人昨天晚上被那巨大的爆炸声给惊醒,一家子几乎没把魂给吓掉,出事的方向可是楚风苑啊!他们忙不迭的跑来了,初老爷连鞋子都没穿,是光着脚跑出来的,但是大宅戒备森严,他们一时也进不去,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么样了,急的连燎泡都起了好几个。

尤其是初永诚,初永诚他简直是死的心都有了。

他如今可是身家性命全都压在殿下身上了,若是殿下有个什么不是,那他可是头一个就没好果子吃的啊!

正急的要去撞墙, 好在,初老爷颤抖着声音喊了一声:“苏姑娘回来了!那是苏姑娘的马!”

苏邀的马还是初家给找的, 因此初老爷认得。

他们也知道, 苏姑娘是永定伯的妹妹, 人家是从京城来的,一看那样子就是很得殿下的重视的, 她来了,初永诚都差点要在地上磕个头,着急忙慌的赶上去行了礼, 求见苏邀。

苏邀坐在马上,见初永诚他们一家人都紧张惊慌,便点了点头:“殿下没事,只是如今事多, 你们若是有事,晚些再来吧。”

她来的时候便已经听苏嵘说起过这个初家,也知道他们虽然功利心重了些,好在还算是知情识趣, 而且确实帮了萧恒的大忙, 此刻见他们眼巴巴的在这等着,也知道他们是担心什么, 便径直让他们放心。

初永诚激动的眼泪都要下来, 不敢耽误苏邀的事, 朝着苏邀千恩万谢,又忙拉着老爹把路给让开了。

初老爷直到此刻才觉得脚底有些痛, 哎呀了一声跳起脚来, 又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我的老天爷,这回可真是把我给吓没了, 好端端的.....”

这么大的爆炸声,几乎把半个小城都给炸的晃了晃,如果不是早有准备, 怎么可能没事?

现在回过神来一想, 初老爷和初永诚也猜到了这件事只怕是在殿下他们的预料之中,既是这样, 他们也就没什么好再担心的了, 在府门口等了一会儿, 便回老宅去了。

而此时, 初家内部一切都井然有序。

碧峰园里,苏嵘将瘦高个儿和几个剩下的活着的人一起给严严实实的捆了,带着他们一道去楚风苑见萧恒。

楚风苑被炸的面目全非,好在这一次是早有准备,所以并没有人员伤亡。

可是看着这建筑毁坏的程度,就知道昨晚若不是早有准备,今天会是什么样的惨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