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一百五十八·输了(1/2)

西边外头是一个极大的池塘,是当初一个富户家的,也因为有这个池塘,所以魏德胜心里更安稳了些----他们经营了这么多年,这里可以说是小半个镇的规模的院子,都是他们的地方,那些人从东边攻进来,还要一段时间,而想要把人手布满四个方位,那也是不现实的事。

有池塘的西边,按理来说他们不会防备森严。

身后巨响不断,刚才那一阵巨响竟然不是结束,而只是个开始,他一面跑着,一面觉得地面都在抖,都在动,以至于连他这样的心理素质,也禁不住跑的更不要命了些,很快就刷刷几下攀上了院墙,从院墙翻下去了。

院墙底下果然是一片波光粼粼,魏德胜松了口气,他向来水性好,年轻时候在福建沿海当兵,他早已经习惯了游水,这个池塘也算是大,不过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

才松了口气,魏德胜轻手轻脚落了地,便忽然觉得眼睛一阵刺痛,被明晃晃的光照的睁不开眼睛。

他下意识的拿手挡住了脸,整个人都有些懵,等到拿开手指,他的面色便唰的一下彻底变得惨白如纸-----什么波光粼粼?他刚才看到的分明是黑压压的人头!如今这些人几乎人手一个火把,将此处照的恍若白昼,他一下子便明白过来,他是上了人家的当!

前院的巨响, 他这种谨慎的人, 必定是往相反方向走的, 人家是早就已经算计准了,早早的带着人在这里守株待兔!

“魏大人?”一道清凉的女声响起来,在这暗夜里像是幽灵一般。

魏德胜循着声音看过去, 他面前的士兵便齐刷刷的让开了路,一个妙龄少女从他们身后走出来, 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这个女孩子看上去不过是十五六岁的样子, 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骑装, 容色在火把之下越发显得冷若冰霜,此刻她偏头打量了魏德胜片刻, 轻笑了一声。

魏德胜被她笑的连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的亲卫此时也正在墙上不上不下的-----倒不是他们不想下,而是此时那些站在远处的弓箭兵正在虎视眈眈, 人家连弓都已经拉满了, 只要他们这里敢有动作, 只怕下一刻就会被射成一只刺猬。

苏邀微微扬了扬手, 很快便有人驱赶着一行人过来。

“这些人,魏大人认识吧?”苏邀微笑:“您看,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些人穿着云南卫所的服饰,在初家老宅附近鬼鬼祟祟, 号称是巡逻,我想着, 他们是魏大人的人,怎么竟然巡逻起咱们昭通来, 您说是不是?”

魏德胜还能说什么?

他都懵了。

他还以为计划已经成功,萧恒他们都已经被炸死了呢, 可是现在看到这些人才知道,什么计划成功?他们才是被算计的那一方!

人家只怕是一直都在等着他们上钩,等着他们自寻死路。

不过他总算是一地总兵,虽然已经上了人家的当,身处劣势,可他也很快便反应了过来,铁青着脸垂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魏大人不知道没关系。”苏邀也早已经料到他不会合作,啧了一声笑了起来:“您到底是什么身份,想必有人比更清楚的多,不必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