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373节-医院(1/2)

自己曾经拿来忽悠新人的鸟蛋,结果一语成谶,从荒郊野地里捡回来的“魔兽蛋”竟是真的魔兽蛋,直到孵化出了小啾这么个可爱的小家伙,虽然是很寻常的净光雀,却也依然是货真价实的魔兽。

如今一提及小啾,朴爱华的语气突然一下子变得十分复杂起来,与陈非草草的聊了几句,便暂时挂断了通话,随手将自己所在的位置发送了过去。

老朴所在的医院距离火车站并不远,但是也不算太近。

乘坐地铁半小时,过了六个站,再转乘无人出租车,十分钟后,陈非才找到了地方。

老朴被遣送回家之前,给陈非留了一张纸条,正是汉江市的联系方式,恰好金刚山离汉江并不远,时间尚有余裕,顺便过来探望一下。

正在惊疑不定究竟是谁生病了的时候,一脸疲惫的朴爱华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老朴,我去,你这是生病了吗?”

胡子拉碴,眼窝深陷,没精打采,整个人不仅清瘦了许多,气色也不太好,看上去就像一下子老了十岁都不止。

要不是对方还有奸商朴的熟悉轮廓,陈非差点儿都没能认出来。

“我没事,小陈,好久不见了。”

朴爱华勉强笑了笑,冲着陈非摆了摆手。

陈非疑惑不解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情况啊?”

在陈非面前,老朴也不见外,叹了一口气之后,抱着头,苦恼地说道:“我家闺女病了,病了好久,一直没见好,最近又重了,哎,愁死个人了!”

陈非问道:“是什么病啊?”

医学发展至今,除非是先天有缺或者是寿数已尽,人类的大部分病症都能够找到有效治疗的方法,往往无非是钱的问题罢了,只要肯花血本,总归能够治得好。

但是看奸商老朴这个样子,怕是恰恰就因为没钱。

朴爱华抠钱的本事,远远在陈非之上,但凡看到个钱印子,都想挖出来琢磨琢磨。

不过他年纪就摆在那儿,又没有什么学历和技术,从年头忙到年尾,也就挣那么几个大子儿,最多比寻常工薪阶层稍稍好那么一丢丢,可是家里如果有一个“无底洞药罐子”的话,不论挣多少钱都不够造的。

“是慢性肺炎,小恵是早产儿,先天不足,从小就体质弱,还总是生病,花了很多钱,调理了很久都没有效果,唉,不说这个了,走,我带你进去坐坐,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小恵应该会很高兴认识新朋友,你们多聊聊。”

朴爱华领着陈非往医院里面走,很快来到了一间病房。

一个身形削瘦,皮肤几乎透明的姑娘躺在病床上,连头发都呈现出不正常的枯黄色,还挂着鼻氧,看样子这一次病的不轻。

“阿爸!”

少女看到老朴带着陈非来到病房,弱弱的叫了一声。

然后疑惑的看向父亲身旁的年轻人,视线最后落在了肩头的小鸟儿身上,怯生生的小表情出现了一丝惊喜,却又在担心着什么。

“小恵啊!这是阿爸以前的同事,陈非,啊,还有他肩膀上的小鸟,它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小啾,陈非,这是我女儿,朴美恵,你叫她小恵就行了。”

看样子老朴没少跟女儿说过自己曾经在911空勤基地的事情,当然还有自己在荒野里捡来的魔兽鸟兽,这是足以吹一辈子牛逼的故事呢!

“你,你好!”

少女想要挣扎着坐起来,最终还是有气无力的躺了回去。

“嗨!别动别动,快躺好,小陈跟我的关系不错,不会在意那些虚礼。”

老朴连忙按住女儿,不过他和陈非的关系是真好,一块儿在基地食堂后厨打杂的时候,没少互相帮忙。

否则也不会在离开的时候,把自己搞东西的人脉渠道没有给别人,却偏偏给了陈非。

只不过陈非本人并不习惯于干那些鸡零狗碎的倒买倒卖活计,911空勤基地地处偏僻,又被行业巨头和老东家封锁了一段时间,原本就没有多少东西,接手的那些渠道勉强维持着罢了,远远不如朴爱华当初在的时候那般活跃。

“你好,小恵,我是陈非!”

陈非微笑着点了点头。

“西巴,你们能不能小点儿声,这里不是聊天场所,请安静一点好吗?”

隔壁传来暴躁的声音,虽然在指责朴爱华和陈非的说话声太大,但是对方自己的声音却比谁都响。

“抱歉,非常抱歉,亲故来了,必须招待一下,请多多体谅。”

老朴连忙走过去,不断的鞠躬道歉。

公共病房有四个床位,彼此仅仅隔着一层布帘,互相打扰到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如果病人和亲友的脾气大一些,由此发生争执并不奇怪。

陈非之前在与老朴通话时听到的喝斥声,就是这个家伙,和吃了炮仗似的,一点就炸。

“啾!”

小啾不满对方的大声,发出了清脆的鸣叫声。

“混蛋,谁让你们带着野鸟进来的,出去,滚出去!”

朴美恵的病床边上,一个魁梧大汉一把粗暴的扯开了作间隔的帘子,目光落在了隔壁的三人身上,声色俱厉的指着陈非肩头。

陈非平静地说道:“你是想挨揍吗?”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朴家闺女,说道:“老朴,捂眼!”

对于某些不长眼的家伙,陈非从来都不会惯着,君子报仇,又岂在朝朝暮暮,有仇,一般当场就报了。

“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