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曲涧磊并不认为自己嗜杀成性,也不认为星盗就全都该死。

但是自从星盗斩首了烈火的成员之后,他对对方的痛恨,就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那些B级不冒头的话,他也懒得逐个房间去寻找,毕竟他的内息消耗得也不少。

不过真要有人找死,他不介意成全对方。

潘一夫一马当先进了兵站,今天他是攻击主力,有好东西当然是他优先挑。

曲涧磊则是悄悄给自己加了一个岩铠,才跟着进去。

现在的能量波动极为混乱,他也不担心老潘能发现自己的小动作。

兵站里温度奇高,差不多有七八十度,不过对潘一夫来说,实在是小意思了。

他进去之后,直奔库房而去,发现上着锁,很自然地招呼一声。

“黑天,来,把门给打开。”

他是火属性的,但是对付这些金属锁具,电磁属性更好用。

曲涧磊发出一道雷龙,直接轰碎了锁子,然后转身就走。

潘一夫正要进库房,见状有点纳闷,“你这是要去哪儿?”

“去医疗室,”曲涧磊沉声回答,“我得给伤员弄一批药品。”

他想带走的物资很多,但是最先考虑的,还是药品。

“伤员……”潘一夫摇摇头,也懒得说什么,直接进库房了。

曲涧磊来到医疗室,发现门从里面上锁了,门板也是滚烫。

他又是一记雷龙,打开了大门,里面居然传出一股凉气。

医疗室的环境确实不错,干净整洁,并没有烟熏火燎的气息。

房间里有两个医生,其中一个还是改造战士,不过两人只是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改造战士的手里拿着一把激光手枪,哆哆嗦嗦地指着他,却是不敢开枪。

曲涧磊澹澹地看了他俩一眼,“长点眼,我不想杀人。”

然后他将所有的药品和器械一扫而空,转身扬长而去。

看到他大喇喇的样子,那个改造战士硬是没敢开枪。

等到他离开,他才再次关上了门,又搬一张桌子把门顶上,然后长出一口气。

“这家伙居然有纳物符,总算还好,我是选择了学医。”

另一个普通人出声发话,“这不是潘一夫,应该是黑天……电磁属性扛得住激光枪吗?”

潘一夫的危险性很大,他的肖像上了通缉榜,绝大多数星盗都见过。

改造战士狠狠地瞪此人一眼,“你想说啥……你不是也有激光手枪的吗?”

你丫甚至连摸出枪来的胆量都没有!

“我就随口一问,”这位眨巴一下眼睛,“平时觉得你胆子不小。”

“万一人家身上有岩铠呢?”改造战士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你不看人家一点都不怕,你搞清楚一点……那可是A级的岩铠。”

就在这时,门外传出了霹雳一般的响声,而且是连续两声。

改造战士叹口气了,“听到了吧,这不知道又是谁触了霉头。”

曲涧磊还真是遭到了两个B级的针对,一个是土属性,一个是火属性。

火属性星盗身上还披着岩铠,显然是土属性给他施加的。

这两人躲在一个死角,想要偷袭他,不过被曲涧磊提前感知到了。

当然,结果也就不用说了,他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反正老潘正在仓库里挑物资,他不介意使出A级的雷龙,B级的岩铠,还真就挡不住。

潘一夫听到外面连续响起雷电声,闪到仓库门口问了一句,“有事吗?”

“两个不开眼的小东西,”曲涧磊随口回答,“要去指挥室走一趟吗?”

其他的星盗也就算了,指挥官肯定是要弄死的。

潘一夫不以为然地回答,“离开的时候,往里面扔几颗炮弹就够了。”

他俩就这么大喇喇地对话,一点都不在意被人听到。

曲涧磊想一想也是,于是走进了仓库。

现在他已经放弃了电磁干扰,不过大部分的电子设备早已经损坏了。

有星盗听到了他俩的对话,但是想汇报指挥官,都没有途径。

大声喊叫是唯一的选择,然而在这个时候,谁又敢出声?

曲涧磊进入仓库,发现潘一夫找了两个大背包,正往里面塞能量块。

兵站的能量块不是很多,但是十个大背包也装不完,毕竟是供好几千人使用的。

曲涧磊没往能量块方向走,而是进了另一个房间——那里是放弹药的地方。

潘一夫一边装能量块,一边感知着黑天的行动。

曲涧磊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于是轻微地释放了一下精神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