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八百六十四章 章惇:大宋终究是回天乏术了(1/2)

“假的!都是假的!

赵佶蜷缩在龙椅上,浑身发抖,一刻也不敢下来。

仿佛只有这个象征着九五之尊的宝座,才能带给他些许安全感。

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那份衣带诏,当年没有从向太后的亲信内侍郭开身上搜出来,赵佶就觉得要遭,后来听到落到“左命”手里,才让高求执掌皇城司,不顾一切也要将这大逆消灭。

不过后来“左命”并没有直接将衣带诏宣告,赵佶仔细想想,觉得对方肯定是担心由其公布,无法取信于众,倒也略微安心。

现在可好,直接由简王公布。

天可怜见,他虽然设局想要简王发动政变,然后将向太后之死栽赃给对方,但简王府的那把大火根本不是他放的啊!

现在弑母杀弟的罪名统统到了身上,再加上此前迁都南逃,与辽议和,诬陷忠良,一个弑母无道的昏君做出种种行径,连赵佶都没法为自己开脱,这不被废,真是没天理……

可他依旧不愿意如此,眼中浮现出狰狞,环视左右,突然嘶吼起来:“你们谁能为朕杀了章惇?杀了章惇,朕重重有赏,裂土封王!裂土封王!

当这个声音回荡在殿宇之中,内侍和宫婢吓得齐齐跪下,抖得比他还厉害。

“这些人根本不行的……”

而赵佶话一出口,其实就后悔了。

内廷的童贯、杨戬、贾详等人早死,后来的梁师成见势不妙,直接逃亡,这些能力出众的大太监,都是在后宫这种激烈竞争的环境中慢慢磨砺出来,倒是能够托付大事,剩下的这些奴仆,则根本办不到。

何况此时的章惇,还握有兵权。

这位老而弥坚的相公,可不会任人摆布,复相后的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从牢中释放出来的折可适与种师道,通过这两位老将军,将剩余的西军牢牢掌控在手中,连带着宫中的班直侍卫,也不知有多少人懔然听命。

反观外朝的何执中辞官归乡,江南派系的官员沦为一盘散沙,朝堂之上看似“请斩权相章惇”的呼声不绝于耳,甚至诸多御史将他定为与燕云林冲沆瀣一气的奸佞,但那些都是嘴上说说,而御史中丞陈瓘是真的被下狱了。

章惇展现出铁腕般的治理手段,说不党争就不党争,这个时候敢跟他对抗的,统统完蛋。

所以赵佶后悔于自己的冲动,赶忙来到内侍和宫婢面前:“朕刚才的话,你们如果敢胡乱传出去,就算朕被废了,新君也容不下吃里扒外的人,明白么?”

内侍和宫婢畏惧地连连点头。

赵佶又堆起笑容:“你们是朕的亲信,朕会好好待你们的,别背叛朕,好么?”

看到他那扭曲的神情,内侍和宫婢更加畏惧了,瑟瑟发抖。

“呵……呵呵呵呵!出去,出去吧!”

赵佶笑了起来,笑声渗人至极,袖子挥了挥。

一道道身影顿时狼狈地奔退出去,只剩下绝望的情绪充斥着宽阔的殿宇,大宋天子神经质地笑了半晌,最终跪倒在地,鲜血从嘴角缓缓溢出:“朕终究是众叛亲离了啊!”

……

“相公,这等弑母昏君,众叛亲离,当废之!”

诚如赵佶所想,此时折可适与种师道,已经站到了章惇面前,发出请求。

昔日章惇去西北打西夏时,这两位老将军就在他的麾下领过兵,见这位复相,自然喜出望外。

果然一旦由章惇掌权,局势立刻变得不同,不仅江南之地的禁军连连出击,将周边地区扫平,郭康领团练使一职,往各州县劝降贼军,各种许诺,如今已聚集了十万贼军。

这十万贼军原本是对抗宋廷的,现在转为宋廷所用,短短时间,一进一出,可见奇效。

本来局面不说一片大好,也至少看到了曙光,北上封王的一招更是兵不血刃的妙计,结果简王与衣带诏的出现,如同一个晴天霹雳,落了下来。

自己的弟弟手持母亲的衣带诏,去投靠反贼,告发兄长弑母罪行,请求反贼吊民伐罪,这不是众叛亲离,什么是众叛亲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