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不远处,墨薇和楚姣杏一直在不断徘徊着,听到了楚姣梨的声音,猛然惊觉,朝声源处快步走去。

“唔!”被封了口绑住手的墨薇情绪也愈发激动了起来,挟持着她的楚姣杏蹙紧了眉,低声喝道:“安静!”

不远处,她便见到楚姣梨被扑在了地上,许她再晚一刻,便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如今墨无忧毫无内力,自是察觉不到她的出现,她给墨薇点了穴,丢到半人高的灌木丛里,自己则轻手轻脚地走到墨无忧的身后。

只是还未出掌,却听他身下的楚姣梨道:“你告诉了我你的秘密,我也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墨无忧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本座有兴趣听你的秘密么?”

“这个你必定有兴趣!楚颜!是关于楚颜的!她瞒了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你若是不听,会悔恨终生的!”

听到楚颜,楚姣杏的心跳得厉害,她咽了咽口水,一步步往后退去,也躲进了灌木丛内,一侧首,便见到墨薇早已停止了挣扎,正盯着墨无忧的方向,一副聚精会神的模样。

墨无忧蹙着眉,停止了动作,仔细想来,她确实知晓了楚颜不少的秘密,可是,楚颜生前时刻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又能瞒着他什么?

他攒紧了她的衣领,眼神阴鸷地道:“说。”

楚姣梨已然接近心脏险些跳出了嗓子眼,她惶恐不已地道:“楚颜不止有一个孩子。”

“你说什么?!”寥寥几字,瞬息间引发了墨无忧的怒火,他凌厉的眼神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千刀万剐,“你知道在我面前说胡话有什么后果?她就活在本座眼皮子底下,生了几个孩子,本座能不知道?!”

楚姣梨咽了咽口水,尽可能的平稳住心态,道:“可嫡母生产那日,你不在场。”

墨无忧微微一愣,心脏猛然紧缩了一下,道:“你是说,除了薇儿,她还生下了一个?”

“是,嫡母怀的是双子,那孩子生来异瞳,特征比墨薇更为明显,她唯恐你伤害到孩子,便托玄冥,将孩子……送走了……”

闻言,墨无忧的心猛然一颤,生性多疑的他自是不肯全信,但一想到楚颜的脸,她对于他永远都是那么地畏惧、忧愁,不知怎的,他开始动摇了。

他咬了咬牙,道:“那孩子被送去了哪儿?是男是女?”

“是女儿,那孩子,一直在你身边,玄冥皇族血脉之女,天赐异瞳,得玄冥许可,将御水神功练得出神入化,全北冥独一无二。”

“轰隆隆……”随着光亮的闪电,带来了震耳欲聋的雷声,磅礴大雨再次降临。

“你胡言!”墨无忧眼眸变得猩红,满眼都是不可置信的怒气,他朝她怒吼。

“楚姣杏是你的女儿,是墨薇的姐姐,我嫡母不惜付出生命也要保护的人。”

楚姣杏面色死灰,她无力瘫坐在地上,唇齿颤抖着:“不可能……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