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暗潮涌动的氛围中,时钟滴滴答答的走到了第二天。

这一天早上,莫衍早早的便受到了圣魂殿来客的邀请信,送信的同样是一名傀儡剑客,面无表情送完就走。

信封是出自圣城老字号商铺,上面还带着一股异样的芳香。

开开信封,莫衍取出里面的信纸,淡淡的扫了一眼。

只见上面清晰的写着几个大字:晚上夜宴,勿忘。

“倒真是简洁。”莫衍轻笑了一声,将信收好,这可是他晚上进入圣殿的令牌,得保存好才行。

血罗天同样也收到了自己的邀请函,这女自从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后,便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出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眨眼便是日落时分。

莫衍算了算时间,当下选择出发。

圣殿晚餐是圣魂殿万年以来的一个传统,每次天下论武结束后,圣殿高层会邀请这次大比的前十名进入圣殿核心秘境,共享晚餐。说是晚餐,但在外界人眼中,这基本上是赤果果的招揽。

那些天之骄子将会在这次晚餐之中选择自己的老师,这着实是羡煞了旁人。

然而只有真正知晓内情的人才知道,这所谓的夜宴名义上是圣殿在招揽人才,但实际上不过是这圣魂殿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命运之子在另立名目罢了。

“一切的一切,就在今晚终结吧。”莫衍轻叹一声,带着洛洛和贝贝两个人出门。

按照规矩,每名夜宴的宾客可以携带两名随从,所以洛洛她们也跟着莫衍一起前去。

两个小姑娘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今天晚上的险恶,坐在马车里面一直将脑袋伸出窗外,好奇的看着外面的风土人情。

落日西下的景象在圣城之中看起来尤为壮观,路上的行人欢声笑语的准备回去,对于凡人来说,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马车一路上坡,滴滴答答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最后一缕夕阳逝去的时候抵达了圣殿顶端。

进入圣殿之后,莫衍等人便不得在依靠马车行走,而是主动下来,自己进入秘境之中。

两名圣殿魂师早已经在秘境入口处等候多时。这些圣殿魂师一个个身穿统一制服,不苟言笑,严肃的让人心生敬畏。

“请出示您的邀请函。”这些人自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而且前十名就那几个,基本上都认识,所以邀请函这一步也不够使走走过场罢了。

莫衍也懒得为难这些小卒,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邀请函递过去,血罗天同样如此。

这个时候,秘境的入口处突然涌现一阵空间波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外面传送过来。

本来接过莫衍的邀请函的时候,这几名圣殿魂师都已经准备放行的,然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们再度戒备起来。

空间波动很快,两道蒙着面纱的曼妙声影便从秘境的入口处显现。

两名圣殿魂师当下走上前去,喝令道:“什么人,居然胆敢强闯圣殿,给我拿下!”

四周的其余圣殿魂师当下立马包抄两路过去,将这两名不速之客围住。

“别误会,我们是这次晚宴的宾客,只是刚刚来晚了而已。”这个时候,其中一名蒙面女人出来解释道。

她们两个张开自己的双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

“宾客,呵呵。”一名圣殿魂师当下冷笑道:“那你的邀请函呢?”

如果有邀请函,自然可以轻松传送进来,而眼前这两名神秘女人,却是强行硬闯,显然是来者不善。

当然,圣魂殿也不是吃干饭的,现在光是守在门口的这些圣殿魂师,就有三四名九星魂师存在,而不远处的一处小木屋内,更是隐约透露出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显然里面存在着超脱级强者。

现在木屋里面的人显露出自己的气息,就是想震慑这些闯入者。那两名蒙面女人却并不紧张,而是不急不慢的说道:“我们是血罗天小姐的陪同人员,之前有事情拖住了脚步,没跟上血罗天小姐的脚步,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还望不要见怪。”

两名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目光飘向血罗天那边。

莫衍此刻心中已然乐开了花。这两名强闯秘境的女人不是别人,赫然正是两名女妖。

而说话的那人,则正是元妃雨。

“这女人身为女妖议会议会长,居然亲自深入险境,这份胆量也是可以。”莫衍此刻甚至对这女妖刮目相看了。

毕竟他敢进入魂师老巢,那是因为有着贝贝和洛洛两大护法,而且自己更是掌握着星空巨虫的王牌,同时还是理论上的不死之身,所以他没什么压力。

而这些女妖不惜将自己陷入陷阱,也要贴身保护她们所谓的命运之子,这份执着的心意,真是让人动容。

“哦?”几名圣殿魂师闻言当下有些犹豫,举目朝着血罗天那边望去。

毕竟这血罗天是这次大比的前十名,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若是被某位殿主看中,那说不定便鱼跃龙门,成为圣殿的少殿主,到时候他们这些人可都是她的收下了。这份人情买卖还是要考虑清楚的。

只见血罗天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惊讶之色,然后神情很快便恢复宁静。

当圣殿魂师转过头来咨询她的意见的时候,这女人只是淡淡的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她们两个是我的随从,之前有事耽搁了,才不得不强闯进来。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莫衍在旁边闻言眼神闪烁。他看的出来,血罗天是不知情的,元妃雨此举绝对是临时起意,而且是兵行险招。

讲道理,若是血罗天当下翻脸,说不认识他们,那这些女妖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然而元妃雨毕竟是个老辣的人,她对于血罗天的心思计算的很准确。血罗天归根结底也是一名女妖,对女妖族群还是有点感情的,此时此刻不可能把她们两个往火坑里面推。

哪怕再怎么不愿意让元妃雨跟着,但是到了这种田地,血罗天也不得不认了下来。

“元妃雨此举颇有些绑架的嫌疑。”莫衍在旁边一直冷眼旁观,也不道破,反正今晚越是混乱,对他而言就越是有利可图。

他巴不得各方势力统统都参合进来。

“然而,元妃雨今天进来,其目的难道仅仅只是为了保护血罗天?”莫衍有些拿捏不准。

思考之间,那些圣殿魂师已经和血罗天几人对好了身份,几人顺利的通过了检查,跟着莫衍一同进入秘境内部。

入口旁边的小木屋里面的气息也渐渐平息下来,似乎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一切如常进行。

经过这个不大不小的插曲后,几人陷入了迷之沉默之中,相互无言,低着头各自走路。最后在前面的圣殿魂师的带领下,来到一处金碧辉煌的大殿内。

这大殿占地极广,几根金色柱子上面盘着一头头气势恢宏的巨龙,巨龙张牙舞爪,眼神气吞万里如虎,好不威猛。

大殿四面八方到处都是灯笼火焰,将整片地域照亮的灯火通明。

此时此刻,里面早已经有人等候多时,众人还没进去,便能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交谈声。

“诸位,清吧。”几名带路的圣殿魂师笑眯眯的指着里面。

像他们这样身份低微的人是没有资格进去的,他们也只能带着莫衍等人到这里了。

“多谢了。”莫衍也是笑嘻嘻得空客气抱拳道。

“走!”莫衍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觉得有些饿了,当下大手一挥,几人登上台阶,朝着大殿内部走去。

台阶一共有九百九十九阶,这数字倒是计算的吉利。

进入大殿内部,首先迎面而来的便是站在两旁的几名宫装女子。这些女子正值花季年华,各个身材曼妙。面含春容。见到莫衍等人过来,当下微微弯腰,笑道:“几位来晚了,里面的人可是恭候多时呢。”

莫衍微笑着点点头,眼神在这些女人身上扫过去。他发现这些女人身上魂力波动微弱,一个个居然都是凡人。

“看来应该单纯是看上了她们的眉毛。”莫衍耸耸肩,暗道哪怕是整个大陆的圣地,高高在上的圣魂殿,果然也是不能免俗。

“有劳几枚妹妹了。”莫衍当下客套的回话道。

这些少女笑盈盈的将莫衍等人领进殿内,此刻大殿中人员已经到的差不多了,莫衍等人一进来,自然便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

“是他,那个超脱级魂师。”

“他身后的那女人应该就是唯一一名进入前十的女魂师吧。”

“这两个来自北境白鹭城的小子当真是厉害,尤其是那女人,堪称全场最大的黑马。”

此刻自然稀稀落落的有人在讨论莫衍等人。莫衍也懒得去细听,跟着几名宫装少女找了个座位坐下。

此次夜宴是长桌宴。大厅内一张长长的桌子横在中央,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水果佳肴,此刻围着桌子已经坐下了不少人。

有正青春年华,意气风华的入选少年,也有老态龙钟,行将就木但眼神依然锐利的老者。大家各自交头接耳,互相谈话。

莫衍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洛洛和贝贝两人坐在他两边。而血罗天也找了个距离莫衍最近的位置坐下,那两名女妖则一左一右守护者她。

莫衍刚一入座,便敏锐的发现几道目光瞬间集中在自己身上,真是那些老者发出来的。

“大地圣殿,金之圣殿。”莫衍自然认识在场的这些老者。

此刻五行殿的殿主早已经在大殿内坐齐,唯一空缺的作为是那上三殿的。虽然上三殿的殿主都在外有事,但是他们各自有着自己的分身常年驻扎在圣殿之中,此刻还没有出现,不禁让莫衍浮想蹁跹。

“这晚宴,除了找到真正的命运之子,剩下的恐怕就是这些圣殿之主招揽人才的时候吧。”莫衍注意到一道道眼光从自己身上扫过。

能够进入大比的前十名,自然无一不是大陆之上的天之骄子,虽然没有命运之子那般夸张,但这些人里面或多或少都会带着几分气运的。

气运加身,外加天赋异禀,还有比这更好的苗子吗?

老辣如这些殿主,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招揽人才的机会,此刻已经有几位五行殿的殿主正在和几名入选者交谈在一起。

毕竟此刻夜宴还没有正式开始,大家都还比较放松,人群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谈话,气氛倒是十分融洽。

“孩子,愿意聊一聊吗。”这个时候,一名身穿蓝色长袍的女性魂师走了过来,对着血罗天说道。

这是正式伸出了招揽之手啊。

这女魂师莫衍认识,正是那木之圣殿的殿主。她同样也是整个圣魂殿内唯一一名女性殿主,身份地位超然而特殊。

四周顿时投过来一阵羡慕的目光,毕竟能够进入夜宴里面的,除了前十名,还有他们的陪同者。

每一名入选者都可以带两名伙伴一同进入生圣殿,参加晚宴。正是圣魂殿万年来的规矩。

而这两名陪同名额,则正是圣城之中乃至整个大陆之上争夺的目标。

圣城里面,无数权贵为了让自己后代参加夜宴,不惜花费重金,拼死也要让入选的前十名之中找一个人带他们后代进入。据说这次苍山酒楼为了让自己的少东家参加夜宴,光是黄金就出了万斤,可谓财大气粗。

为了这陪同名额,莫衍同样没少受到骚扰。今天白天的时候,他住的客栈里面早早地就排起了一条长龙,一整个白天不断有各色各样的大人物找上门来,要拜托他带他们的后辈参加夜宴。

然而莫衍的名额早就已经被贝贝和洛洛两个小鬼的霸占了,哪里还有空余,当下直接闭门谢客,在屋子里面躲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时分圣魂殿的马车过来接人,他才得以逃脱。

“抱歉,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出人意料的是,血罗天却是冷冷的拒绝道,而且声音没有一丁点犹豫。这让伸出招揽之手的那名女殿主有些尴尬。

莫衍却是很明白,血罗天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成为什么圣殿殿主的关门弟子,而是为了复仇。

“这女人究竟有多大的仇恨啊?”莫衍心中有些疑惑。他之前倒是一直懒得问,因为没人会在意一只蚂蚁的故事,可是谁曾想到,这蚂蚁居然成了女妖的命运之子,更是杀入了前十名,这下让莫衍过问的机会都没有了。

“管他呢,”莫衍摇晃着脑袋,暗道自己专心看戏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