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一百五十八·输了(2/2)

谷鬄

她扬了扬手,立即便有大队人上前,将魏德胜他们一行人堵得严严实实。

苏邀语气冷静:“魏大人,识时务者为俊杰,您该知道,多少火药能把您那院子炸成那样吧?我们能有那么多火药,便说明我们是下了功夫的,您最好是配合一些,不然这里四百多名弓箭手,只怕是不答应,我知道您身经百战,您身边的亲卫也一定能以一当十,但是.....弓箭无眼啊,您说是不是?”

魏德胜真是服了这个跟他女儿比起来年纪都小的女孩儿,一声不吭的后撤了一步。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几个亲卫动了,直直的朝着上来抓魏德胜的几个士兵扑过去。

苏邀面色立即冷下来,毫不迟疑的扬手:“放箭!”

几乎是在她话音刚落, 远处的弓箭手便立即放箭, 墙上几人应声而倒。

魏德胜被几个亲卫死命的护着, 他自己也拿了刀在遮挡,如此, 才勉强没有受伤,可也知道大势已去----人家都已经把去路都给堵死了,而且真是准备充足,说放箭就放箭,丝毫没有迟疑,他不敢去赌这些人一定会要活口,几经权衡之下,还是没有动作。

他扬声喊:“住手!”

苏邀挑了挑眉,面无表情的扬手,弓箭手们便俱都收了手。

见他们不挣扎了,苏邀身边的护卫们一拥而上,将魏德胜扑在地上,双手反剪在了身后,把他押着站了起来。

经过前院的时候,魏德胜看见了被炸的面目全非的房屋,还有到处呻吟的人,面色沉了沉,忍不住对着前头的苏邀道:“姑娘行事如此狠辣,就不怕报应吗?”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多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子。

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看这些兵士对她言听计从的样子,她分明应当很有地位,可是并没有听说有哪位公主随太孙来了.....若说是哪个高官之女,可是看着也不像......”

他猜不出苏邀的身份。

苏邀有些意外的看了那些房屋和受伤的人一眼,似笑非笑的对上魏德胜的眼睛,虽然她在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魏德胜竟然觉得她这笑意中带着无形的威压和无尽的冷淡,他竟然止不住的先移开了眼睛。

苏邀等到他挪开了目光,才轻笑了一声:“真是奇怪,魏大人,知府衙门的那场火是你们的人放的吧?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会死伤无数?今天晚上,初家的楚风苑也有一场这样的炸药爆炸,难道那就不会有伤亡?为什么你们可以做的事,别人做了就是残忍?”

她直直的盯着魏德胜沉下脸:“所以我可以告诉魏大人,我不怕什么报应,因为以德报怨,何以报德?!”